下午的瑜珈課後,突然好想要大啖雙層吉事牛肉堡的阿鴨,毅然決然的朝著鄰近麥當勞的方向走去,雞鴨倆排入隊伍,選好餐點,照例由阿雞在櫃檯前等候取餐,而阿鴨則先行上二樓找位子。

擇一靠窗長桌的坐位,阿鴨坐下,左手邊隔著一張椅子的,是一位看似國中生模樣的少女,身著小可愛背心與寬鬆的 t-shirt,趿著雙鑲大花的黑色夾腳拖鞋,腳背上滿佈著紅豆冰,其對面則坐著另一位少女,看樣子應該是同學之類,右斜前方則坐著一位婦人,婦人的左手邊(也就是阿鴨的對面)桌上零散放有數輛玩具車以及婦人的雜物。

阿鴨懶得玩手機,於是只好盯著桌面發呆,一旁三人之間的對話便由不得我的灌入耳中。

婦人(以下簡稱母):妳想念什麼學校啊?

少女一(以下簡稱女一):不知道。都可以。

母:啊不是明天就要去學校報到了?

女一:又不是每個學校都明天報到!

母:那妳想念什麼學校?

女一:金甌吧。

母:有填公立的嗎?

女一:沒有。

母:怎麼都不填?

女一:就不想填啊!

聽到此處,阿鴨在心裡揣想著,嗯對話中的應該是一對母女吧,瞧婦人面前擺著東山高中與松山家商等校的申請入學(不確定)表格,應該是正與女兒討論著升學方向吧,錯!更扯的還在後頭!

母:像我大兒子是想說齁,看是要去北市商還是松山家商啦!

女一:喔北市商很難喔。

母:是喔,啊不知道是不是要念國貿科?

女一:國貿不好啦!

母:那妳是哪個學校的啊?

女一:螢橋。

母:妳呢?(轉向少女二,以下簡稱女二)

女二:中正。

母:妳有在補習嗎?

女一:沒有啊。

母:那妳國小念哪裡?

女一:古亭。

母:啊我兒子也古亭的ㄋㄟ! 我兒子是 xxx,搞不好你們認識喔!妳叫什麼名字?(將面前的紙筆推向少女,示意其寫下自己的名字)

女一:(寫下)我好像有聽過他的名字。

母:是喔!啊你們怎麼認識的?

女一:不知道欸!很久以前了吧,不記得了!

母:喔,那這樣是怎麼認識的啊?

女一:喔可能同國小然後又同國中吧。

母: 啊我兒子金華的ㄋㄟ!不同學校是怎麼認識的啊?

女一:我國一國二念金華啊,國二下轉再興,國三轉螢橋。可能是有共同的朋友吧!

母:喔,唉不知道哪個學校好,東山是有打給我啦!

女一二:去東山會變壞喔!

母:啊是喔?啊妳看起來功課還不錯吼!

女一:沒有啊,我國一國二很乖啦,但現在都沒在念書,也沒去學校。

母:蛤!沒去學校?那都在幹嘛?

女一:就不想去啊,只想跟朋友玩!

母:爸媽不管喔?

女一:管啊!

母:那怎麼會這樣?

女一:管不動啊!

母:怎麼不去學校啦?

女一:就不想去啊!是國三才開始不去的啦,大概一個禮拜只去學校一次吧!

母:是在班上不開心還是在家裡不開心?

女一:都是。

母:那當初怎麼會要轉學?

女一:螢橋離家裡比較近。

母:妳住哪邊?

女一:台電大樓附近。

母:也還好啦,都滿近的啊。

女一:因為再興太遠了,當初我爸叫我轉去再興,我就說我不要,啊反正後來又轉到螢橋。

母:那怎麼國三變成這樣?

女:就... 交到朋友啊,只想跟朋友出去玩。

母:國三最重要ㄋㄟ,怎麼國三就不念了?

女一:不想念啊!

母:爸媽不會叫妳念嗎? 

女:會啊!可是我爸叫我念,我就是不念,他也不能怎樣。

母:爸媽感情不好喔?

女一:還不錯。

母:那怎麼會這樣?媽媽在哪裡上班?

女一:xxx 房屋仲介公司。

母:哪一家?

女一二:就在京站附近的。

母:啊爸爸呢?

女一:公館附近某大學教授。

母:啊是喔!哪一個系的啊?

女一:xx 系。

母:那妳不去學校,在家都在幹嘛?

女一:就睡覺啊,然後想說要跟朋友去哪裡玩。

母:爸媽不知道嗎?

女一:(不置可否)

母:(轉向女二)啊妳剛剛說妳的興趣是美髮喔?

女二:對啊,但之前為了這個跟我爸媽吵架。

母:為什麼?

女二:他們就說那之後會去給過世的人化妝弄頭髮啦!

母:禮儀師喔?可是那又不一樣。

女二:對啊!就不一樣!但他們就說學美髮可能後來會要去做那個啦!

母:但現在禮儀師很嚴格的欸!還要看學歷什麼的。

女二:我知道。

母:(電話中)

女一:我想去打工。

女二:是喔,那個好像八千多,之後 ok 的話會有一萬多。

女一:嗯就是想開始打工。

女二:這樣妳就可以當貴婦了欸!實現妳的貴婦夢!

(下略)


最近錄音筆很紅,當下我真恨不得有錄音筆可以把以上對話完整存檔然後寄給這位女孩的老爸老媽,我和鴨鴨眼睛都翻到可以看到後面的背包客了吧,這位小姑娘還是講得蠻不在乎,雖說這是她家的事我管不著,但想到現在社會上有許多案子的主角心裡不知道是否也和這些小孩一樣,對一切不在乎,只在乎錢,家裡想管也管不了,因為現在推崇人本教育,喔對了還有廢死聯盟。

每次講到人本教育哩,就覺得我古板的像是上一個世代的人,不曉得有多少人真心認為愛的教育在台灣是可行的,在我看來,沒有一個從上而下的完整措施前,硬要把國外的那套放到台灣的孩子身上,只會害死這些國家的幼苗,孩子要不打不罵,可以,前提是這些孩子懂得尊重人和尊重自己,不能價值觀偏差,這些都是要從小開始教育起,不能一下寵溺得要死,到了一個年紀又開始逼得很緊,那小孩子會反彈無可厚非啊,所以教育這檔事很嚴肅,不要怪現在的小孩越來越難搞,應該要想想父母或者社會給的價值觀是不是出了問題。

好的,這件事也已經是快三個月前的事了,但總而言之,台灣揪竟是哪裡出了問題,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啊不是啦,希望大家都可以努力試著改變,每個人都做一些努力,總有一天是會有點成果的,也希望不要只是一味的在反核、反都更、反旺中,這些都是可以做的,但是除了這些,還有一些很根本的東西要去處理,否則我想未來連這些反對不合理事務的青年都沒有了,因為教育太失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散落的時光 的頭像
散落的時光

散落的時光

散落的時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